第三百四十九章 你喜欢他?

小说: 死亡名牌 作者: 何以破苍穹 更新时间:2022-09-23 字数:2154 阅读进度:601/671

点了点头,不过紧接着,吴宇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。“不过宋清怎么会买这种衣服?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凤轩轩耸了耸肩,一副你问我我问谁的表情,然后指了指身后,“反正待会就出来了,你自己问她吧。”

果然,凤轩轩身后,宋清和林璇两个人,领着安琪儿和宋可两个小家伙,从房间里走出来,三个人身上的衣服都差不多,但是看着宋清的表情,却明显是有些羞红。

“清儿,这些衣服都是你的?”本来,吴宇还以为只有凤轩轩,才会穿成这样,但是他却根本就没有想过,这两个女孩竟然也会穿成这个模样。

“嗯。”小脸一片通红,轻轻地点了点脑袋。

“这些衣服你是哪来的?”吴宇脸上一片的古怪模样,他看着宋清,忍不住打量了一翻。在他的眼里,宋清虽然一直都是他的妹妹,但是他却忘了,说起来,宋清其实也就只比他小一岁罢了。

二十岁,一个女孩最漂亮的年纪,此刻更是穿着漂亮的衣服,站在自己的面前,一副娇羞的模样,“衣服不是我的啦,是呢会黄岳追我的时候给我的,之前一直也都懒得管,因为这次出来玩,所以才让哥哥给带出来的。”

“黄岳给你的?”吴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那个黄岳果然也是个人才,难怪每当宋城说起黄岳的时候,总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,追女孩送比基尼,这种主意估计也就只有黄岳这种人才能想得出来了,不然换成一个普通人,谁会想出这样的主意?

“行吧,你们去玩吧,不过都小心点,我就在这躺会,有事就叫我。”吴宇将椅子放下去,摆了摆手,一副如果没事最好还是别找我的表情。

点了点头,几个女孩子笑嘻嘻的从他身旁跑掉了。哪怕是林璇,这种在林家绝对是乖乖女孩的女孩,此刻都忍不住露出兴奋的笑容,玩性这种东西,其实是存在于每一个人骨子里的东西,这种东西,他不会从任何一个人的身体里离开,或许某个人在你的面前,甚至是你所有的记忆里,永远都是一副高冷的模样,一副对所有东西都不在乎的模样,但他还是喜欢玩,只不过这种玩,或许和你想象的那种,蹲在墙根底下玩泥巴的玩,是不同的。

“怎么样?”几个女孩走了没多久,兽王披着黑色的袍子,躺在他身边的椅子上,“感觉还可以?”

伞下的桌子上,高度的伏特加里还浸着冰块,吴宇拿起来,这样的酒哪怕是在地球上,他喝得也不多,当然没钱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,第二点就是因为这种酒的度数实在是太高了,如果不是想要买醉的话,他几乎也不会碰这种跟酒精没什么区别的东西。

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,钱反正也不用自己花,而且出来玩嘛,玩那就是放纵喽,更何况有些伤痕,或许除了酒精之外,也没有什么东西,能够将那些深入骨髓的伤口,给遮掩住了。

遮掩,没错这里就是遮掩,那些伤口根本就无法去治愈,而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你身上的伤口遮掩住,一点一点的,将伤口的边缘,全都覆盖。

喝了一口,就仿佛喝了一团火一样,但是这团火焰却偏偏还是一片冰冷,轻轻地咽下去,就如同将那团火焰喝下去了一样,吴宇眯着眼睛,脸上是一副享受的模样,但是此刻他却斜了斜眼睛,“这话,难道不是应该我问你么?我同意出来玩,感觉当然是很好啊,倒是你之前还磨磨唧唧的不想来。”

“不过之前没看出来啊王叔,你都这么大了,本钱倒是不错啊。”

“是啊,你这种瘦猴怎么可能明白。”兽王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两个人在一起一直都是这么一副没大没小的模样,吴宇跟他不会客气,他跟吴宇当然更不会客气。

“切。”想要反驳,但是看了自己一眼,虽然同样都是六块腹肌,但是跟兽王比起来,那却明显差了不止一个档次,“不就是比我多俩快腹肌么,有什么的。”

看来一样海里,此刻正闹腾着的众人,一副不想搭理兽王的模样。

而兽王则是拿过他的酒杯,将被子里的就,连同着冰块一同倒进嘴里,然后轻轻地将冰块在嘴里咬碎,然后轻轻地喝下去。

“这酒不错啊,又是宋城那小子弄来的?”将空杯扔给吴宇,“再去弄一杯过来,说实话我也好长时间没怎么喝酒了,这次既然是出来玩,那我也好好喝上两口。”

“屋子里,自己倒去。”又将被子扔给后者,被子里余下的酒液则是在半空滑出漂亮的彩色光芒。

“哼,我倒的酒你待会可别喝。”

“靠,那你刚才喝的还是我倒的呢!”

水色碧蓝,将天空的颜色完全倒映进自己的身体里,五个女孩笑嘻嘻的朝着对方的身上泼着海水,留下身后无数人的目光。

而在五个女孩附近,邵泽阳则是在海里一阵惨叫,他的身后,顾行等人依旧丝毫不舍,死死地追着后者,也不知道邵泽阳究竟说了什么,竟然能够将这群人惹成这样。

“喂,轩轩,你说实话,你是不是喜欢他?”宋清趴凤轩轩的耳朵上,脸上带着轻柔的笑容。

“喜欢他?谁啊?”听到宋清的话,凤轩轩的俏脸下意识的一红。

“吴宇啊,你可别藏着了,虽然我没喜欢过什么人,但我还是能看出来哦。”说着,宋清看了一眼一旁的林璇,“林璇姐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嗯。”林璇看着这两个人,忍不住笑着点了点头,“行了,小妮子就别藏着了,当初我也这么喜欢过一个人,所以你现在的这种眼神,跟我当初根本就没什么区别。所以啊,你还是赶紧坦白,毕竟俗话说得好,坦白从宽哦。”

说完,林璇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或者纤腰上的痒痒肉,伸出漂亮的食指,轻轻晃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