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 没什么要解释的?

小说: 溃不成婚 作者: 冬雪喑哑 更新时间:2020-11-08 14:45:17 字数:1189 阅读进度:16/179

苏晚筝坐上副驾驶,夜色隐蔽住她眼底的一丝落寞,再睁开时,已像石子丢进海里那般平静。

回家途中,她手机响个不停,大多都是祝贺她谈成合同的祝福短信。苏晚筝一条条翻开,再机械地一条条回复。

或许是手酸了,车内温度又太高,她困得打了个呵欠。

在她半眯着眼睛快入睡时,忽听见打火机金属盖碰撞的声音,紧接着,安静的氛围里多了缕烟味。

是他常抽的那款牌子,闻着让苏晚筝更加心安。

她脑袋一歪要睡过去时,男人幽沉的声音传来,缓慢在问她:“没什么要解释的?”

如迎头一盆冷水泼下来,睡意尽无。

或早或晚,苏晚筝知道他总会找她算账的。

抢了那么大一笔生意,让世盛的股票一夜之间掉了3%,比一个月的跌幅还要多,他不会轻易放过她。

苏晚筝平时呛他无关紧要,但在事业上,这男人是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头,谁敢动他的生意就是死路一条。

苏晚筝忽然想起刚才顾一恺被时博拖进厕所的场景,到底有点心虚,慢慢坐直身子。

看了男人一眼后,认认真真说她准备过的话:“是你昨天自己放金总鸽子,我捡漏了而已。说到底还要怪你自己,如果你没有外面的私生子,也不会丢掉生意。”

苏晚筝承认自己私心极重,她故意咬重“私生子”三个字,好刺到他最敏感的那根弦。

正好到了一处红灯,席江燃摘下香烟,胳膊慵懒地搭在车窗上,睨着青烟往外飘散。

他淡淡勾起嘴角,刚要说话,苏晚筝又开口:

“你不能怪我,你昨天欺负我那么多,不对,不止昨天,以前也是,结婚后你每一天都在让我受委屈,用金钱弥补我一点,有问题?”

这是她想说了很久的真心话,今天终于一口气释放出来了。

她觉得身心舒畅,但抬头对视他时,又被他幽暗漆黑的眼神盯得浑身发寒。

“我其他地方没弥补你?”

他手肘搭在车窗,手背抵头,缓慢低问,声音跟空调的暖温缱绻在一起,显得无比暧昧。

他一边视线下移,落在她穿的这件白色小西服上,腰肢纤细玲珑,里面那件黑色打底包不住她的风光。

苏晚筝想自己是跟一匹狼待得久了,一下就明白那话里的意思。

回忆昨晚在床上发生的一切,耳朵发热,狠狠回瞪:“我跟你讲正经事!”

前方绿灯亮起,他唇角微勾,发动车子,云淡风轻地开了出去。

苏晚筝不满地瞪着他那副没事人的表情,明明那么严肃的话题,却终结在他一句玩笑里。

她偷偷看了男人好几眼,不知怎的,她觉得席江燃并没为她抢单而生气。

他来酒吧主动接她,还为她开好了空调,这哪像一个生气的人?

“说完了?”男人淡淡接过她的视线,再停下车,又是一轮红灯。

“说完了。”

“我问的不是这件事。”他把窗户打开散了散烟味,星火在他修长的指尖诡异闪烁。

苏晚筝愣了下,不是这件事?

她还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