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5章:我确实有一个惊天大秘密!

小说: 穿书后,病娇王爷带着五个反派崽子,天天想要我的狗命 作者: 爱吃炖菜的小新 更新时间:2022-09-23 字数:2376 阅读进度:355/360

从皇宫出来,喻莘莘猛地长舒一口气,挤出一抹笑意看向红莲。

“红莲,把这些说出来了,我反而觉得轻松了很多。”

“王妃,你这么说,太后真的会处置么?”

“会。”

她很确定,太后一定会。

“可我觉得有些玄,毕竟她……”

“红莲,就因为她是沈严的女儿,是靖王的正妃,太后一定会管,并且会管到底。”

“你刚刚为什么不把简汐的事说出来?”

喻莘莘看着怀里的牌位:“我如果说出来了,简汐也会被太后除名,或者杀了的,皇室又怎么会允许一个被玷污的女儿当王妃?”

红莲抿了抿唇,心里更加佩服喻莘莘。

以前,她不觉得,自从简汐的事,她才发现,喻莘莘真的很为女人着想。

她想,如果不是沈诗云这样一直挑事,可能她根本不会出手。

因为,她对女人是仁慈的。

……

在喻莘莘的悉心照料,以及孟芊的陪伴下,简汐的状态终于恢复了一些。

喻莘莘想,可能主要还是孟芊的功劳吧。

毕竟,有时候小孩子真的很治愈,尤其是孟芊这样的小可爱。

又过了几日,就在简汐状态越来越好的时候,张公公再次来传召,说是太后召见喻莘莘进宫。

一路上,喻莘莘也没有说话。

张公公看着她的模样,戏谑道:“晓夫人可是在害怕自己的谎言被揭穿了?”

“谎言?你觉得我所说的是谎言么?”

喻莘莘看着他,笑了:“张公公,以前我觉得你少了一个重要器官已经很可悲了,可现在我才知道,真正让你可悲的是你的灵魂,你有在意的人么?又或者,有愿意为你付出生命的人么?有人替你挡过剑,有人替你试过毒么?”

张公公被她说的,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很是难看。

“张公公,我们每个人都不过是灵魂住在一个皮囊之中罢了,你身上少了一样器官,也不过是皮囊上的丢失,你的灵魂依旧是完整的,可如果你的灵魂是残缺的,那么你的皮囊就算是再完整,也是白瞎。”

“晓夫人,请你注意一下言辞,你这是赤果果地挑衅和嘲讽!”

“你误会了,我没有嘲讽你,我是在点醒你,如果我想对付你,我早就在皇上面前,将的恶行说出来了,可我没有,只因为我看你可怜。”

“你!”

张公公还以为自己这么说,会把喻莘莘气出个好歹。

结果没想到,是自己被气出个好歹。

关键是,人家也没有说一个脏字,让他就是想骂回去都不好骂,很是憋屈。

快到门口的时候,喻莘莘忽然问道:“张公公,上次给你的药丸,你吃了么?”

“呵,谁知道你有没有下毒。”

“如果我是你,我就会吃,对你有好处的。”

张公公有些错愕地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:“晓夫人,你可算是本公公在这后宫里见到的最奇怪的女人。”

喻莘莘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。

房间里,除了太后和春瑾,还有七公主和沈诗云。

见到喻莘莘,太后依旧没有什么好脸色,但与往日不同:“春瑾,赐座。”

“是。”

沈诗云还以为,太后是找喻莘莘来问话,要定喻莘莘的罪,却没有想到给喻莘莘赐座了,心里暗暗有些不爽。

喻莘莘行了礼,坐下:“谢谢太后。”

太后没有理会她,转头看向沈诗云:“靖王妃,你起来,哀家有话要问你。”

沈诗云不免有些忐忑,站起身:“皇祖母。”

“你认识晓夫人么?在她进宫之前。”

“认识,曾经在北城有过一面之缘。”

“只是一面之缘?”

“是。”

太后眸色一沉,眼神凌厉如刀:“撒谎!”

“皇祖母,诗云不敢撒谎。”

说着,沈诗云便跪在了地上:“诗云敢发誓。”

“发誓?你知道这后宫里,每天有多少人在发誓么?”

沈诗云一怔,不敢说话。

“那哀家再问你,靖王娶的那个汐夫人,以前是你的丫鬟对吧?”

“是。”

“她的哥哥阿星是你的侍卫,对么?”

沈诗云身子一颤,心中不安了起来,她慌忙抬头看向太后,从太后的眼里,她觉得她好像知道了一切,不禁扭头看向喻莘莘。

“是。”

“很好,你的侍卫在息县的一个火锅店当了四年跑堂,然后死在了北城,你出现过的破庙里,你给哀家一个解释。”

沈诗云的心跳到了喉咙口,让她紧张的手心全是冷汗。

一定是喻莘莘那个贱人摆了自己一道。

“皇祖母,诗云不知道你是不是听了别人的谗言,但诗云从未做过对不起明轩,对不起大梁的事。”

“混账!哀家问你话,你答就是了,在这里说这些做什么?”

“皇祖母。”沈诗云抬头看向太后,咬牙道:“诗云知道,皇祖母在怀疑什么,但诗云可以告诉皇祖母,那全部都是诽谤,而真相就是。”

她伸手指向喻莘莘:“是这个女人一心想要我死,想要诬陷我,甚至……想要杀了我。”

“理由呢?”

“因为……因为我知道她的一个惊天大秘密,她怕我说出口,所以才想杀我灭口。”

闻言,喻莘莘差点笑出声。

她真的很佩服沈诗云胡说八道的本领。

这说的明明就是她自己啊,居然还栽赃到她的身上。

“什么秘密?”

“她通敌卖国!”

“证据呢?”

沈诗云摇头:“这个女人太狡猾了,四年前我让阿星过去,就是为了拿证据,可一点证据也没拿到,反倒是把阿星给策反了,在北城,阿星确实是我杀的,可那是因为他已经背叛了大梁了,所以我只能亲手杀了他!我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大梁!”

太后眯了眯眸子,没有说话。

倒是七公主在一旁插话道:“按照皇嫂所说,那岂不是晓夫人是个细作?”

“没错,她就是细作。”

喻莘莘站起身,看向太后:“太后,靖王妃说的没错,我确实有一个惊天大秘密,我也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厨娘,因为我的真实身份是……”

她故意拖了一个长音,然后低头看着沈诗云,一字一顿说道:“沈严的女儿。”

随即,她指着目瞪口呆的沈诗云说道:“原本那个叫沈诗云的人应该是我,她……是假的,在我出生那日,被人掉了包,她其实只是婢女所生的野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