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小说 > 陛下请恕罪

第二十六章 麻烦了

作者:官笙 更新时间:2022-09-23

王宝玉没理会,换了衣服,就上前给杨守一从树上放下,再次捆好,拖着就向前走。

没走几步,何强拖着杨守一的那个管事过来了。

这管事鼻青脸肿,浑身是伤,看着同样被拖着的杨守一,神色动了动,羞愧的低下头道:“主人,我该死。”

杨守一脸角如铁,鼻子喷出两口长气,道:“不怪你。”

说完,他淡淡道:“王宝玉,我们做笔交易。”

王宝玉提着反手绑着的绳子,径直走向不远处的马车,同样淡淡道:“你应该知道我感兴趣的是什么。”

杨守一刚要说话,王宝玉忽然一用力,他起飞,头直接冲着马车门撞去。

马车剧烈一慌,伴随着杨守一的闷哼。

杨守一的管事眼见王宝玉让开,提着他的手已经用力,脸色急变道:“轻点,轻点……”

不比杨守一摔的轻,更是发出连绵不绝的惊恐惨叫声。

“我来驾车。”何强有些兴奋,终于要去皇城司了,他终于是要有官身的人了。

王宝玉先跳上马车,看着挣扎要坐起来的两人,直接一人一脚,而后在一旁坐下,扫了两人一眼,道:“不想我动手,就老实点。”

杨守一对王宝玉的踹、话没有一点反应,面无表情的侧躺在马车里,继续挣扎着坐起来。

驴~

马车忽然动了,杨守一一个晃,刚要起来又摔了回去。

他眉头皱起,索性就侧躺在地上,低着头,面无表情的看向王宝玉,道:“韩家的事,我帮不了你。但是,功名利禄,你想要的,我都能给,给的超乎你的想象。”

王宝玉已经坐好,道:“我想要的,会靠我自己的手去挣,不会昧着良心,更不会踩在无辜之人的尸体上,我会睡不着。”

杨守一盯着王宝玉的脸,忽然道:“你知道了?”

王宝玉一怔,旋即道:“你是说,卢多逊是韩家一案主审的事?”

杨守一眉头拧的更紧,道:“看来,你知道的比我预想的要多。”

王宝玉手里把玩着匕首,好像随时都会射出,道:“虽然你们很快就销毁了卷宗,知晓内情的人又三缄其口,但是你别忘了,开封城里密不透风,三年前的我查不到,可辽国那边,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,三年后的我,可以。”

杨守一胸口高高起伏一下,似乎吐了口气,但嘴却没开,与王宝玉对视许久,他道:“看来,三年前你主动请缨去辽国,并非是去追逃走的辽国细作。”

王宝玉倚靠在厢璧上,道:“你仔细看,看我像那种人吗?”

杨守一眉头松开,道:“当年,我就觉得应该斩草除根,不留后患,可他们觉得你成不了事,没想到,被鹰啄了眼。”

王宝玉一笑,道:“话说得太早了,说不定,卢多逊就埋伏人手在路上,将我跟老何做了,将你灭口,来个死无对证呢?”八七七中文网

杨守一头靠在地板上,面无表情,许久道:“有些事情,你还不懂。官家一旦生疑,那最后的结果,必然是抄家灭族,不管是谁。看来,那位是等不到了。”

王宝玉虽然在微笑,但瞳孔微缩。

‘那位’,杨守一说的,是韩家灭族的真凶吗?这背后,到底有什么隐秘?

杨守一躺在那,一动不动,似乎任命了。

王宝玉慢慢闭上眼,假寐。

驾着马车的何强,一直竖着耳朵听,目光看着前面,忽然低声道:“老王头,咱们,从正门入吗?”

“嗯,没事。”王宝玉道。

何强便没有再说话。

而此刻,京城里,因为王宝玉抓走杨守一已经一夜过去了,不知道多少人辗转难眠,现在更是忧心忐忑。

但是,原本搜寻王宝玉的各衙门的人手,因为开封府的‘澄清’,都撤了回去。

开封府。

包直刚刚断了一个案子,到后衙喝口水。

一个文吏忽然拿着一道文书快步追过来,道:“府判,审刑院刚刚送过来,要求府判亲自看。”

包直连忙将水杯放下,当今官家在宫内设审刑院,大理寺直接将案卷绕过刑部,送入审刑院,由审刑院审断,是以,审刑院的权力,直接超过了大理寺,刑部。

他拿过来一看,神色古怪,道:“审刑院,要求将李畅,铁荃以及杨守一有关的所有卷宗送过去?”

由不得包直不奇怪,为什么李畅、铁荃两个案子会连接在一起?为什么李畅、铁荃、杨守一三个案子又会连在一起?为什么他这边才刚有眉目,审刑院就来要案卷了?

审刑院又不负责调查,只负责审断!

包直敏锐的察觉到,这三个案子,或许其实是一个!同时,加上皇城司王宝玉的突然介入,案子的性质,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!

包直思索再三,道:“王宝玉,杨守一还没找到?”

文吏道:“没有,之前几乎是挨家挨户的搜都没有找到,后来就怀疑被带出城了。”

带出京城,总不能整个大齐挨家挨户去搜吧?

包直盯着手里的文书,左思右想,道:“如果说,李畅是辽国细作,那么这个同样神秘的铁荃应该也是。那,杨守一又是什么?”

包直很快想起了之前看过的关于王宝玉的案卷,其中一句:‘其母韩氏,窃而出。其父盗卷,责六十。’

包直隐约想到了什么,却又没抓住,目中斟酌再三,道:“将案卷抄录一份,原本的给审刑院送去。对了,盯着皇城司那边,王宝玉与杨守一出现了,立刻通知我。”

“是。”文官应着,刚要走,又被包直喊住了。

包直拿起茶杯,瞥了眼外面,低头喝茶,同时低声道:“我记得,审刑院的知院事,是大相公的门人?”

文吏一愣,陡然会意,同样低声道:“是。”

杨守一是王崇、即将成为大相公的人;而审刑院的知院事,是现任大相公的人。

审刑院要卷宗,其目的不言而喻。

包直点点头,继续喝茶。

这文吏刚走,一个大腹便便的半百老者背着手,不怒自威的走进来,道:“老包,有查到什么吗?”

包直正思索,闻言心里一阵反胃,还是连忙抬手道:“见过王少尹。回少尹的话,这铁荃与那李畅一样,平日极少应酬,与同行同僚几无走动,想要查清楚,还得花些力气。”

王少尹名王铮言,是开封府二把手之一的右少尹。

他背着手,一瞪眼,道:“我等同僚,何须这般客套!日后就叫我表字。嗯,这样的人确实难办,你身为开封府通判,很是辛苦了,有什么消息,要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“是。”包直神情不动,不卑不亢的道。

王铮言盯着包直片刻,点点头,又转身背着手,不紧不慢的走了。

包直见这位平日极少有好脸色给他的右少尹称呼他‘老包’,要求喊表字,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:‘这个案子,麻烦了。’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这是哪?

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一个单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时宇:???

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“咳。”

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冰原市。

宠兽饲养基地。

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官笙的陛下请恕罪

御兽师?

上一章 炸胡主目录下一章 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