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小说 > 陛下请恕罪

第二十五章 炸胡

作者:官笙 更新时间:2022-09-23

第二天一早,护城河外不远处的一小片树林。

杨守一被捆在一颗树上,一桶水从他头上浇落。

杨守一浑身一个激灵,脸庞绷直,许久,才缓缓睁开眼。

不知道是因为水还是蒙汗药的关系,他眼前有些模糊,但表情已经变成了熟悉的冷漠。

不多久,他就看清了。

两个人,一个身穿皇城司探逻服饰,一个穿着稀松常服。前面的不认识,后面的他认识。

“王宝玉?”

杨守一看着王宝玉,不怒反笑,道:“你知道,你惹了多大的祸事?”

王宝玉没有理会他,嘴里叼着一根草,目露不屑。

何强拿出了从杨守一身上搜出的那封信,堵在他脸上,嘿嘿笑道:“这封信你熟悉吧?”

杨守一淡淡道:“我正要举告,此人居心叵测,当诛九族。”

何强一怔,旋即啪的又换了一张,怒道:“那这封呢?”

杨守一看了一眼,仍旧毫无惧色,道:“王冰乙多年前就因为勾连匪盗,被官军剿灭,不说此等恶人的举告信能够值得相信,当年事后户部仔细排查过,军饷粮草并无一点问题。”

何强大怒,道:“你强词夺理,这些铁证如山,你还狡辩?”

杨守一看着何强的目光,好像在看白痴,道:“初出茅庐的嫩小子,跟当年的王宝玉一样。”

王宝玉看着杨守一,神情冷冽。

他想起了当年初入皇城司,就着急调查韩家的事,看似拿到一点证据,就想抓这杨守一,结果自然是狼狈而归。

杨守一微微歪头,看向王宝玉,道:“几年不见,你倒是长大了,那晚光暗,我一时间居然没有认出是你。让我看看,三年不见,你长进了多少。”

王宝玉呸的一声,吐掉嘴里的草,从身边地上捡起一根棍子,向杨守一走去。

杨守一神情好像有些意外,道:“你要对我刑讯逼供?”

王宝玉站到何强边上,道:“时隔多年,他多半早就将尾巴收拾好了。不过,就是这两封信,也足够他下大狱了。”

说完,不等何强反应,王宝玉拎着棍子就上前。

二话不说,他直接一棍子打在杨守一的胸口。

接着是第二棍,第三棍,第四棍,如同狂风暴雨,毫不停歇。

杨守一脸角绷直,双眼铁硬,不时闷哼一声,丝毫没有怯色,反而一脸冷屑。

咔嚓

不知道打了多少下,王宝玉手里的棍子突然断了。

王宝玉擦了擦头上的汗,轻吐了一口气,微笑着道:“舒服多了,想打你这顿,快有十年了。”

杨守一嘴角流露出一丝鲜血,闷哼一声,笑着道:“看来,你很恨我?”

王宝玉拿起地上杂草,帮他擦了擦嘴上的血,道:“你爹娘在你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死了,你不懂那种感觉。说正事吧,现在,谁不知道韩家的事情多有蹊跷,尤其是当年韩家并不在第一次北伐的征调大军中,你突然举告韩家通辽谋逆,并且,你效力韩家多年,却不过是先锋副将,哪里能知道那么机密的事。我知道你要狡辩,但你应该感知到,不止是朝廷里那些大人物,包括官家都在怀疑你。”

杨守一神色不动,道:“我知道你要为韩家翻案,但你说的这些,并不是什么证据,不足以翻案,而且,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,你翻不了。”

王宝玉微笑,道:“已经不是四年前了,我没那么天真,我才十七岁,我有的是时间。那么,我们接下来,说一说,辽国在京城的细作。李畅是接收消息的,铁荃是送出消息的人,这其中,还有一个关键,就是,他们应该有一个统领的人,或者说,穿梭在他们中间的人,或者是两个?包直要抓你的那个管事,想必,他应该是查到什么了。”

杨守一眉头微皱,旋即就松开,道:“就算他见过李畅,有些往来,也不足以说明我通辽,更不能说明韩家没有通辽叛逆。”

王宝玉一直注意着杨守一,尤其这个皱眉动作,令他很开心,于是就道:“我知道,卢多逊。”

杨守一本来淡漠的脸角,慢慢松缓,变得冷,僵硬,双目如寒渊。

他是怎么都没想到,王宝玉会知道卢多逊!

王宝玉看着杨守一的表情,心里一松,他猜对了!

他一直觉得,李畅,铁荃这个两个点过于单调,少了点什么,昨天晚上,他看着天空繁星的时候,终于想到了这一点!

这两个点,不应该是并行孤立的——缺少了统调!

同时,他早就知道,辽国那边将铁荃,李畅卖给他,多半是还有另外的一条线!8七⑦zω.℃ǒΜ

之所以卖给他,是交易,同时可能是卢多逊出了问题,无法完全控制了,是以选择了舍弃,坐看大齐内斗!

王宝玉好整以暇,道:“你以为,朝廷为什么用那么大代价,换我回来?”

杨守一冷冷注视着王宝玉,想起了很多事情。

王崇半个月前曾告诉他,卢多逊似乎近来圣眷有减,殿前指挥使未必会落到他头上。

而众所周知,卢多逊兵部尚书的位置,已经给江城侯李谦预定好了。

杨守一目光如蛇般罩在王宝玉脸上,道:“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用辽王子换你回来,但,你以为,你说个卢多逊的名字,就能栽赃我?”

王宝玉已经确信了,卢多逊掌握着李畅,铁荃这条线,而剧中穿插走线的,就是杨守一!

王宝玉又拿起棍子,在杨守一膝盖上狠狠的敲击了两下,道:“老何,将那个管事带过来,咱们光明正大的回城。”

“好。”何强有些激动的大声道。

杨守一双眼如刀,道:“你就这样,押我回城?你应该知道我的关系网?你确定关得住我?再说了,那幕后之人能随意的灭口李畅,铁荃,你在他眼里,什么都不是,抬手就灭。”

杨守一说完,忽然的色变,双眼大睁,道:“皇城司已经动手了?”

王宝玉道:“你们身后的那位,官家想再看看。”

王宝玉这是瞎扯,他并不知道朝廷换他回来的原因,同时,朝廷也不知道卢多逊是泄露西路军行军路线的人,至于官家,更是炸胡了。

但杨守一却双眼怒睁,脸角不断的抽搐,双眼里是又恨又怒,浑身都是杀气与煞气。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这是哪?

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一个单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时宇:???

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“咳。”

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冰原市。

宠兽饲养基地。

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官笙的陛下请恕罪

御兽师?

上一章 破产二人组主目录下一章 麻烦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