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小说 > 陛下请恕罪

第十四章 炸弹

作者:官笙 更新时间:2022-09-23

王宝玉并不知道,因为他在文会上差点带走张兵佑,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风波。

他与何强回到城里后,就各自分开。

何强要回去付工钱,继续收拾院子;王宝玉则要清点家当,凑齐一千贯钱。

深夜。

王宝玉与何强两人,都穿了夜行衣,悄悄藏在杨府后门不远的一处黑暗角落。

何强观察了好一阵子,低声道:“没什么人进出,我打听过了,这位杨副使行事十分低调,除了一些公务,几乎没有什么私谊,这杨府,十天半月都未必会有人登门。”

王宝玉同样在警惕四周,道:“因为做了亏心事,所以习惯性躲藏,哪怕过去多年,依然如此。待会儿,我潜进去,你随时接应我。”

何强点头,道:“我在不远处,还准备了两匹马,到时候跑不过,就骑马跑。”

王宝玉下意识的点头,忽然间意识到什么,打量着何强,道:“老何,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了?”

何强哼哼冷笑,道:“为了你的事,我老本都拿出来了,一个院子不算完。”

王宝玉嘿笑一声,道:“那还不好说,我先去了。”

王宝玉说着,猫着腰从黑暗里出来,左右四顾,借着一棵树,爬上了杨府院墙,观察一会儿,悄然翻越进去。

何强见王宝玉进去了,更加认真的警惕四周,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王宝玉进了杨府,立刻躲在一个大树后,微微皱眉,静静的观察。

这杨府太过安静了,一盏灯都没有,更没有一个人影,哪怕是大夜里,也十分不对劲!

王宝玉没有妄动,沉着气,观察着了足足一炷香时间,这才悄然在黑影里无声向着后院方向摸去。

‘暗哨?’

没走几步,王宝玉忽然心里一惊,猛的停住脚步,藏到了一个水缸后面,他对面不远处,看到了一个人影,顺着看去,他隐约察觉到了四五个之多!

这是军中的布置!

王宝玉双眼微眯,暗自道:这杨守一做贼心虚到这种程度了吗?

王宝玉在军中待过,仔细辨别着暗哨的位置,小心翼翼避过去,一路穿梭,来到了后院。

他在东北角,看到了一处亮光!

整个杨府都黑漆漆一片,唯有这一处是亮光。

王宝玉越发小心,又避过了两个暗哨,来到近前,但门口,有两个侍卫模样的人在守着!

王宝玉站在一根柱子后,仔细推算了半天,发现,居然没办法无声的靠近这个亮灯的房间!

‘杨守一从军多年,这点布置,倒是不奇怪。’

王宝玉神色不动,心里思索着办法。

想了许久,王宝玉也没有找到什么好办法,忽然,他摸向胸口的令牌。

这是夏立宏给他的,他带在身上,本来是以防万一。

眼见这杨府非同一般,不能潜入,他深吸一口气,低声自语道:“不能暗探,那就明试!”

说着,他就走出黑暗,径直走向那处亮着灯的房间。

“什么人!?”

他刚走出两步,突然间,从暗中冲出了四五个人,将王宝玉给围了起来。

而守卫在那亮灯门口的侍卫,瞬间戒备,却并没有动。

‘好一个杨守一!’

王宝玉深吸一口气,震惊于杨守一的防守,也庆幸于他没有冒险。

眼见着那处亮灯的门打开,走出一个高大黑色人影,王宝玉不紧不慢,掏出令牌,故意压着嗓子,道:“皇城司。”

有黑衣侍卫谨慎上前,接过王宝玉的令牌,仔细查验后,又转向那亮灯的门口。

不多久,高大黑影就走了过来,打量着只能看到一双眼睛的王宝玉,将令牌还了回去,声音平淡的道:“官家御赐令牌,为什么还蒙着脸?”

王宝玉将令牌揣入怀里,看不清杨守一的脸色,但不由自主的,还是紧张起来,这个人,是导致韩家数百口被杀的罪魁祸首!

也是害死他娘的间接凶手!

王宝玉盯着杨守一,沙哑着声音,道:“三个问题。第一,那李畅是辽国奸细,他的死亡现场,为什么会出现你的名字?第二,三年前,九月十二日到十五日,你在何地,见过什么人?第三,关于王宝玉的谣言,是否是你散播的,知情与否?”

杨守一习惯性的微微抬起下巴,旋即又恢复,看着面前的黑衣人,似乎有所犹豫,静了一会儿,他道:“那李畅,我并不清楚,不认识,没见过,不曾有交集。三年的九月十二到十五,我在押运粮草,应该出京不久,证人不少,需要回去查找。王宝玉,他的谣言我听说了,并非是我散播。”

杨守一直面王宝玉,背着光,根本看不清脸。

王宝玉听他说完,顿了一会儿,道:“三年前的三天时间,你还能记得这么清楚?你应该知道,你的这些话会记录在案,呈送官家御览吧?”

杨守一注视着黑暗中的人,对这个人的身份,他心里猜疑不断,但那道令牌,确实是真的,也没人敢拿着假的御牌到他面前来装神弄鬼。

杨守一纵然怀疑,语气波澜不惊,道:“我知道。”

王宝玉见状,深深的看了眼这张黑漆漆的脸,没有再多说,直接转身离开,在黑暗中走了不多久,几个跃步,翻墙而出。

杨守一一直站在原地,等王宝玉出去了,才突然冷声道:“让人无声无息的潜入到这里,他要是不主动出来,你们就发现不了!?”

“主人恕罪!”四周的侍卫齐齐单膝跪地,声音惶恐。

杨守一面色冰冷,扫过一众人,再次抬头看向王宝玉消失的地方,慢慢沉下脸。

他心里有些惊疑难定。

这个人,奉的是皇城司的命令?还是官家的旨意?

若是皇城司,一切都好说,可要是官家呢?

杨守一思索着,联想着近来的朝局,忽然道:“准备马车,我要出门一趟,走后门。”

自有侍卫应着,快步去安排。

王宝玉出了杨府,绕了几个圈,确定没人跟踪,这才与何强汇合。

何强见他完好无损,跟在他身边,低声道:“没事吧?现在回去吗?”

王宝玉拉着何强,远离杨府,悄然来到不远处的桥底下,低声道:“没事,我诈了他一下,今晚他肯定坐不住!”M.㈧柒七zw.cΟM

何强左右四顾,看向桥对面,低声道:“对面都是些宗室亲王,一二品大员的宅邸,你是觉得,杨守一肯定会从此桥过?”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这是哪?

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一个单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时宇:???

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“咳。”

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冰原市。

宠兽饲养基地。

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官笙的陛下请恕罪

御兽师?

上一章 探主目录下一章 姓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