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小说 > 陛下请恕罪

第十一章 黑虎掏心

作者:官笙 更新时间:2022-09-23

王宝玉坐到桌前,从暗格里拿出小本子,稍稍思索,就拿起笔,神色平静的写到:永熙十五年,六月二十二。谣言是从临猗侯府传出来,张兵易并不知情,那张兵佑知道多少?他是不是也是一颗不重要的棋子?

王宝玉顿了顿,继续落笔:临猗侯卷入这件事里了吗?临猗侯与当年的事情无关。

杨守一现在是三司副使,是王崇的同年,一旦王崇拜相,他势必成为三司使,计相。

当年,是他举告的韩家,导致韩家被灭族,是踩在韩家数百条人命才走到今天。我必须要王崇拜相之前查清真相,否则一旦他成为计相,就有足够的权力,将一切湮灭无形!

那位,即将成为殿前指挥使,掌握着京师禁军,宫内宿卫,是官家最为亲信的人,没有十足的证据,暂且不能触及他,甚至于,提及都不行!

现在,我就要抓着造谣这件事,逐步的逼近杨守一,只要拿下杨守一,官家就会对那位起疑,那么,我就能顺理成章的对那位进行调查。

王宝玉写完,重头审视一边,默默思忖一阵,放下笔,将小本子合上,转身上床。

第二天一早,王宝玉就穿戴整齐,直奔何强的小院。

刚进门,就看到何强穿戴整齐的比他还整齐,横手握刀,面无表情,摆出了一个十分冷酷的姿势。

他微微抬头,盯着王宝玉,道:“王宝玉,今日,你我就分个高下吧!”

王宝玉一见,腰间佩刀一解,扔掉地上,猛的冲了过去。

“泰山压顶!”王宝玉跃起,右脚高抬,重重落下。

何强手一松,刀未落地就双手交叉,举过头顶,大喝道:“力能扛鼎!”

王宝玉一脚落下,被何强掀退出去。

“秋风扫落叶!”王宝玉再次上前,右腿横扫。

“白鹤亮翅!”何强跃起后退。

“把火烧天!”

“云鹤九霄!”

……

一连二十几招过去,两人忽的飞速接近。

“猴子偷桃!”

“白虎掏心!”

功夫是杀人技,两人同时使出必杀技,抓住了对方的要害,成了一个‘丫’形。

而后,在相互威慑下,慢慢变成了‘H’。

两人左手十指紧扣,右手抓着要害,脸贴脸,四面相对。

“那个,这是王宅吗?”

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,出现了两个人,他们拎着捅,带着刷子、梯子,看着两人,脸色十分怪异。

他们是站了许久,忍不住了才说话。

“咳咳咳”

王宝玉与何强同时收手,后退,相互连连咳嗽几声。

王宝玉背着手,一本正经。

何强抬头挺胸,面色严肃。

“来了,就干活吧,我回来验收,干不好,工钱就别想要了!”何强一脸严肃的瞪着眼上前,顺手捡过佩刀,看着两个工匠说道。

年纪大一点的工匠,猛的满脸笑容,道:“东家放心,我们保证给您洗刷干净,绝对比新院子还要好。”

何强僵直的瞥向王宝玉,道:“上差,咱们走吧?”

王宝玉背着手,淡淡嗯了一声,捡起佩刀,从两个工匠边上走出门。

何强神色严肃,跟着出去。

走出去没多久,两人突的转过拐角,躲在墙后。

王宝玉仰天长叹,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有人来啊,脸都丢完了!”

何强生无可恋,道:“我给忘了。你又不用回去,我还得回去给他们结算工钱。”

许久,王宝玉站直,冷声道:“走,找人撒气!”

何强同仇敌忾,道:“好!”

两人系好佩刀,一前一后,直奔张兵佑今天举行文会的地方。

张兵易的文会,并不在城里,而是在城外的一个竹林。

王宝玉与何强到的时候,天色还早,但是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男女老少,妇孺孩提都有,已经有十多人围聚在一起,喝茶吃点心,欢声笑语不绝。

见那张大郎还没来,两人站在竹林旁,各倚着一根竹子。

何强看着这些人的镶刻精美的马车,铺地的都是绸缎,盛放茶水,点心的碗碟个个十分精美,一个娘子身后都跟着五六个丫鬟嬷嬷,不由得羡慕道:“老王头,这些大户人家的生活……我也想。”

王宝玉倒是见识的多一点,扫了眼,便道:“有些人是打肿脸充胖子,企图混入其中。比如那个一直在含笑讨好的女的,多半是小门小户。那几个矜持微笑的,多半是真的士族贵妇。另一边,就是在散步的那几位,可能更为贵重,看似游玩,实则多半是有什么目的。”

何强睁大眼,新奇不已,一脸向往的道:“将来有一天,我一定让我的娘子也来散步!”

王宝玉倚靠着竹子,随手拿起一根草,刁在嘴里,道:“能来这里的,要么是新贵,要么是几代世家,你想要让你的娘子挤进去,四个字:封侯拜相!不然来了,也是寄人篱下,看人脸色。”

何强看着那欢声笑语人群,嘴角动了动,眼神里透着不甘与羡慕。

王宝玉注意到了,刚要说话,余光一瞥,忽然道:“那个是张兵佑吗?”

何强连忙转头看去,突的站直,道:“是他,咱们现在去抓吗?”

王宝玉嘿笑一声,道:“不着急,且看看。”

何强只当他是要观察张兵佑有没有同党,便站到王宝玉身后,睁大双眼盯着张兵佑身边的人。

张兵佑是临猗侯府的世子,临猗侯又是当朝新贵,官家宠信有加,不论是士族豪门,还是同为新晋,很多人对张兵佑十分‘客气’,刚进场,身边就围满了人,奉承声四起。

“诸位官人,娘子抬爱了,后生晚辈,万不敢当……”一身白衣,手持折扇,潇洒自如的张大郎,抬着手,不卑不亢的与众人笑着道。

这自然引得围绕着他的人一身夸赞。

“张大郎果然如传言一般,谦逊有礼,平易近人。”M.㈧柒七zw.cΟM

“作为侯府的世子,还能有这般气度,前途,着实不可限量。”

“张大郎这般风仪,有临猗侯之风,当真是虎父无犬子……”

张兵佑白皙俊美,面带微笑,听着赞许,连连摆手,满脸惭愧的:“不敢当,不敢当”、“谬赞,谬赞”、“抬爱抬爱”……

王宝玉与何强站的不近不远,将这些大肆吹捧一清二楚的听到耳朵里。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这是哪?

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一个单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时宇:???

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“咳。”

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冰原市。

宠兽饲养基地。

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官笙的陛下请恕罪

御兽师?

上一章 谣言加倍主目录下一章 威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