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小说 > 陛下请恕罪

第三章 谣言

作者:官笙 更新时间:2022-09-23

王宝玉听到这一句,顿时有所明悟,大声喊道:“李成!李成!”

李成是他的伴读书童,临走前,王宝玉把王府交给他代管。

这时,里面跑出来一个青衣小厮,他一见王宝玉,激动的甚至哭了出来,语无伦次的道:“大郎,大郎,你真的还活着,他们,他们都说你死在第二次北伐撤退的乱军中,大郎,你真活着回来了……”

王宝玉拍了拍他,道:“这不是回来了吗?别哭了,跟我说说,这些是怎么回事?”

李成连忙擦了擦脸,瞥了眼这些人,在王宝玉耳边低声道:“大郎,他们都是听说,你是朝廷用辽国王子换回来的,要飞黄腾达了,这些家具,是三叔要给你换新的,院子里,还有很多礼物……”

王宝玉心下顿时了然,看着这些叔伯婶子,大声道:“诸位长辈,今天我刚回来,容我缓几天,过几天,摆宴,宴请各位长辈……”

这时,那三叔热切的道:“大郎,我看你院里的家具都旧了,我给你换新的,钱我来出……”

“大郎,你院子里缺人吧,我给你挑,保证伶俐懂事,让你舒心……”

“大郎,我认识几户人家的姑娘,只比你小一两岁,知书达理,正好合适……”

王宝玉一听,连忙拉过李成,道:“你招呼一下诸位长辈。”说完,就大步向里面逃去。

当年,因为王宝玉母亲入罪,外公家涉及谋反,王家朝不保夕,亲戚都断的差不多了,没想到今天又全都跑回来了。

王宝玉将这些人推给李成,也不管他有多麻烦,那些人多大的叫喊,疾步向里面走去。

入眼还是熟悉的布置,只不过,很多地方好像刚刚清理,翻新过。

王宝玉听着门口的吵吵嚷嚷,深吸一口气,转身就向着家里的祠堂走去。

王家祠堂,显然是时常打扫,并没有铺满灰尘,反而干净亮堂。

王宝玉站在门口,看着父亲的灵位,又看向属于母亲的空白牌位,目光沉浸,坚定。

他慢慢走进去,噗通一声,跪在蒲团上,重重磕头,道:“爹,娘,不孝子回来了!”

王宝玉头磕在地上,心里百感交集,五味杂陈,眼前浮现的都是他与爹娘生前的画面。

原本温馨的一家人,因为一桩莫名其妙的案件,支离破碎。

王宝玉跪在蒲团上,双眼渐红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外面响起脚步声,王宝玉摸了把脸,又郑重的看了眼父母的灵位,心里发誓要接母亲回家,慢慢起身,转身离开祠堂。

李成站在门旁,见王宝玉双眼带泪,没敢说话。

王宝玉站在祠堂门口,看着外面,仍旧听到一些吵闹声,耳边却都是他父亲临别的话。

‘你小子,开窍之后,行为做事,太过大胆,偏激。’

‘你不是读书人,但你比读书人更轻蔑权贵,厌恶那些繁文缛节。’

‘你看似放纵不羁,可心里自有一股我都说不清楚的正义感。’

‘儿啊,你娘的事,尽力就行了,爹,不想你步我的后尘……’

‘儿啊,爹快不行了,切记爹的话,你娘在天有灵,不会愿意看到你为她这么辛苦,这么拼命的。’

‘你娘那个人啊,最是心疼你了,你不要让他担心好不好?’

‘儿啊,任何时候,千万别哭。哭啊,丢人,你看,爹什么时候哭过?’

……

王宝玉望着天空,红着双眼,心里轻声道:‘爹,我看到过,你每次擦拭娘亲的灵位,都偷偷的哭……’WwW.8㈦㈦zw.℃οm

暗暗的深吸一口气,王宝玉面无表情,淡淡道:“有人来过吗?”

李成一怔,道:“没有。”

王宝玉笑了,有些冷,道:“他们比以前胆小了。对了,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要回京了?”

李成道:“是从临猗侯府传出来的,张家三郎到处说,还说……”

王宝玉转向他,道:“吞吞吐吐做什么,说。”

李成走近一点,低声道:“还说,说你投敌,还说你……做了辽人的女婿,这次回来,是做奸细的……”

王宝玉倒是不意外,有些好奇的道:“临猗侯是谁?张三郎又是谁?”

李成道:“张三郎就是张兵易,我记得大郎你认识他,他们家在半年前,封的临猗侯。对了大郎,李家,就是主君的结拜兄弟李谦,也封侯了,封了江城侯,是因为半年前,平蜀有功。”

“李家……”王宝玉眉头一挑,这倒是意外。

李谦与他父亲王政原本都是皇城司的人,两人相交莫逆,却没想到,李谦发迹这么快,短短三年就封侯了。

李成跟在王宝玉边上,道:“江城侯在平定蜀乱中,立有大功,所以被封侯。临猗侯是因为北伐护驾有功,叙功封侯的。”

王宝玉忽的冷哼一声,道:“护驾有功?可笑!”

李成是知道,上次北伐,王宝玉身在皇城司,是官家亲兵,不禁好奇,这里面,还有什么事情不成?

王宝玉没有多说,心里已经在想着明天的事情了。

李成说了一路,都是些看似大事,实则基本没用的。

回到熟悉的小院,他转了一圈,等厨房送来吃的,就赶走了李成,吃完了,洗漱一番,他来到他的小桌前。

从怀里掏出一个有黑色的小本子,打开看了眼,就拿起笔,目中思索片刻,落笔写道:永熙十五年,六月,到京。回顾一路归来的太平,京城里宁静的气氛,令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。

杨帅曾告诉我,京中不比以前,要小心谨慎。

看来,我在辽国计算好的一些事情,须要做些调整。

写完这些,王宝玉落笔,思索许久,转头看向窗外,自语道:“我回来的消息,已经散出去很久了,现在还没动静,看来,京城里,确实有些不太一样了。”

第二天一早,王宝玉梳洗一番,就径直出门。

李成迎面而来,有些惊讶的道:“大郎,东西都归于原位了,那些亲戚都走了,说是今天还要来……大郎,你这是要出门?”

王宝玉脚步不停,嗯了一声,道:“我回来,比预定的要早几天,趁着几天,我要做点事。今后,你就是王府的管家,将各种事情处理利索了。对了,查查账房,准备一些钱,我要用。”

李成听到成了王府的管家,心里大喜,控制着脸上的激动,道:“是,大郎放心,我一定好好做。”

王宝玉不在意的点头,道:“那些亲戚你不要当回事,随便打发了就是,从今天开始,不要让他们进府。”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这是哪?

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一个单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时宇:???

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“咳。”

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冰原市。

宠兽饲养基地。

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官笙的陛下请恕罪

御兽师?

上一章 高看他们了主目录下一章 勾当公事